36氪独家|对话甘剑平:投资人自己冷气开得太足,创业者当然不敢靠近你
发布时间:2019-11-01 22:40

原标题:36氪独家|对话甘剑平:投资人自己冷气开得太足,创业者当然不敢靠近你

文丨陈之琰

编辑丨洪鹄

行业似乎还没从甘剑平离开启明创投的惊讶中回过神来,3个多月后,被同行称为JP的他,已和原启明创投合伙人胡斌一起,带着新基金渶策资本急速杀将出来。

10月23日,两位创始人共同宣布,渶策资本超额完成首支基金3.51888亿美元募资,LP来自众多全球顶级基金会、捐赠基金、家族办公室以及母基金。“渶策”(INCE)意喻“在中国互联网、消费及智能科技领域做出智慧的投资决策”,对于其中颇显生僻的渶字,甘剑平解释得很干脆道:“要带点水,水能旺财”。

一切看似突如其来。

甘剑平形容自己“从来不是一个为一件事会筹备3年的人”。渶策资本上海的临时办公场所位于陆家嘴中心的一栋共享办公楼中,在这个比原先他在启明的个人办公室大不了多少的空间中,JP开始了新征途。身着银色西装、搭配考究黑色袋巾的甘剑平表示从没想过自己有天会“拎包入住一个共享空间”,创业的绝大多数时刻都让他兴奋——包括建立新品牌、为募资开始疯狂旅程、定全新的投资策略,但绝不包括“居然还需要自己去搭永远搞不明白的电话会议系统”。

一切又自然而来。

2019年,投资行业剧烈变化。一些机构直接命令原本看toC互联网的投资人往toB领域转向。甘剑平和胡斌离开后,启明内部也做出了行业划分上调整。某种意义上,这场改变可以说正因自甘剑平的不变:10年前还是启明创投董事总经理的甘剑平与合伙人童士豪一起,投资了社交网站开心网。这个事后看来不算成功的项目,却为其打开互联网消费的触角,也成为他专注互联网消费领域投资的起点。

此后,甘剑平没有变换过任何别的投资方向,接连投出了哔哩哔哩、大众点评(后与美团合并为美团点评)、美图、Musical.ly(被今日头条旗下抖音收购)、PPS(被爱奇艺收购)、蘑菇街、途家、途虎养车等项目。在今年 4月《福布斯》公布的2019全球最佳创投人榜单(The Midas List 2019)中,甘剑平高居全球第5,这也是他连续第4年入选该榜单。

渶策做完募资消息发布当天,甘剑平接受了36氪的独家专访。他对很多问题的回答,都与2019年创投圈主流意见截然不同。比如,作为一个在互联网泡沫破裂的2000年进入VC行业的资深投资人,他认为如今的寒冬说被放大了,“投资人自己开着冷气机,创业者当然不敢靠近你”;比如在中国投资行业平台化、重投后的集体打法面前,他坚信做游侠、做特种兵才是VC的正道;对于toC互联网,甘剑平更是表达出了强烈的乐观,在消极和积极的变量里,他显然更重视后者,坚信年轻一代将持续为互联网和大消费注入新的灵感和机会。

甘剑平用“灵活坚定”评价从业近20年的自己,“喜欢的从一而终,不喜欢的绝不踏足”,“行业的饼虽然越来越大,但是人的时间总是这么一点。我把所有精力和时间专注这个事情上,可能我不如别人聪明、不如别人勤奋,但我的专注使我比别人的成功概率更高。”JP式的坚定包括,一如既往地去投互联网消费,也包括守住规模当VC圈的游侠。

关于渶策资本的未来?别的不废话,回报见真章。

LP选择我,是因为过去我给了他们超过10亿美金真金白银的回报

展开全文

36氪:3个多月完成超过3.5亿美金的首期基金募集,对你来说难不难?

甘剑平:这次募资我们时间节奏很快,结果超出预期。我们是7月1日正式启动的,8月8日做了第一次关闭,10月8日第二次关闭,23号交割。我们另一位创始合伙人Steven(胡斌)发了一条朋友圈,说我们这次路演就是一趟crazy trip(疯狂旅行):14天开了24个会,涉足美国13个州17个城市,坐了11趟飞机2次火车,外加自驾2400公里。

很好玩的是,过程中一直有创业者主动来找我们要投资,从7月份就有。我说,基金还没有募完,我们现在还没有钱。但创业者们觉得无所谓,好像没有人怀疑我们会拿不到钱,哈哈。

渶策资本创始合伙人胡斌的朋友圈

36氪: 募资过程中,你觉得最具挑战性的问题是什么?

甘剑平:确实遇到了很多关于贸易大环境的问题。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给投资人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焦虑都在增高。但大多数LP,无论是机构投资者还是家族办公室负责人,都是美国的精英群体。一方面大家仍然相信中美无法脱钩,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仍然是必须要长远投资的。更重要的是,过去20年,中国VC行业给全球投资人带来了巨大回报,这决定了他们会继续相信这个市场。

36氪:你认为他们选择你也是基于回报?

甘剑平:当然,这肯定是重要原因。过去10多年,我为LP带来了超过10亿美金的回报——是现金回报不是账面,账面有更高的数字。这是真金白银的。

36氪:相信他们也一定问了你这个问题:之前12年,你都是启明创投最主要的合伙人之一,为什么你现在要做一个新的基金品牌?

甘剑平:之前我们确实想过大家都会来问这个问题。但很有意思的是,由于我们中国人这些年展现出来创业精神非常强烈,LP们似乎天然的认定包括我这种中国投资人出来创业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36氪:那么对于你来说,为什么会在2019年选择创业、离开启明?这是一个经过精心选择的时间点吗?

甘剑平:我不是会花3年筹备一件事情的人。今年主要是跟启明在战略发展上有了一些不同意见。那么我也愿意出来寻找新的挑战,整体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另外今年是我本命年,本命年就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嘛,哈哈。

36氪:创业的感觉如何?

甘剑平:改变很大,之前从来没有想过会拎包入住一个共享办公的地方。还好我们很快就要搬家。

VC就应该做游侠

36氪: LP对渶策的核心期待是什么?

甘剑平:当然是回报。这次我们其实可以募得更多,如果继续募,可能会到现在的两倍,大概6、7亿。但一些最早就支持我们的LP不希望我们把基金规模做得太大,因为在一个特定投资阶段基金规模往往和回报成反比。

36氪:很多美国VC基金可以长期维持一期3-4亿美金的规模,但在中国,人们好像天然有对规模的热爱。有LP跟我们说过,只要有机会做大,没有中国投资人能拒绝。

甘剑平:我就不是,至少现在不是。我仍然认为最好的VC模式就是几个特种兵,或者叫游侠,一身武功在江湖上飘,看到好项目就以最快速度搞定。我不相信PE、VC可以企业化运作。

36氪:渶策现在的团队规模是什么样?

甘剑平:我和Steven、Alex,3个主要投资人,加上几位投资经理,我们有能力、也有足够的社交网络,也勤奋,我们要做的就是小而精,快速反应快速决策。

36氪:怎么保证你们的社交网络覆盖的足够广?很多机构现在的打法是这样的——阿里一个P10出来创业,如何保证你们迅速接触到?

甘剑平:漏掉很正常,我很反对VC说我们不能漏掉项目,中国市场这么大,你得多大基金才能做到不漏?作为游侠,我们只瞄准几个方向,确保这个方向上找到我们想找到的。

36氪:你怎么看待孙正义的愿景基金?

甘剑平:我希望他们能募到和投出更多钱,这样我们这个行业才能水涨船高。我非常希望他们成功。

36氪:但愿景基金以及很多其他高额的股权投资都带来了一个问题,很多独角兽上市后一二级市场估值严重倒挂。这对你作为早期投资者的回报产生过什么影响?

甘剑平:Wework的估值从450亿到现在的80亿,打了二折,不合理的估值终究会被市场调节。我认为这正是资本市场伟大的地方。我个人始终是自由市场坚定的信徒,相信市场估值一定有合理性,而我们作为参与者,只能根据不断变化的环境,去调整我们投资和退出的速度与方式。

36氪:渶策资本的短期和长期目标是什么?

甘剑平:目标只有一个,回报。

这几年很多行业都让我有种本末倒置的感觉,明明是做基金的,做着做着变成媒体领袖了;明明拍电影的,拍着拍着变成了资本市场偶像。我还是相信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我的信念就是给出资人带来高回报。

投资人自己冷气开得太足,创业者当然不敢靠近你

36氪:你从事投资接近20年。在你看来2019年处于一个周期中的什么位置?

甘剑平:(一个周期)下降之后的平稳阶段。

36氪:接下来会向上走?

甘剑平:我不是算命先生不好说。但从宏观角度讲,我认为中美之间如果能达成某种协议,不需要多么好,只要能降低不确定性,那么焦虑就会降低,资金就会更快的涌入。货币政策,美国、中国都在放松,欧洲几乎是放水。这当然也会加大资金池。

36氪:听上去你比很多人都乐观,这是否和你入行时就经历了一个彻底的寒冬有关?

甘剑平:是。我是2000年入行的进入VC行业的,我想我见识过真正的寒冬。2000年3月我进入凯雷集团刚刚创立的亚洲创投部门面试,我记得很清楚,纳斯达克当时在最高点上,6000点,然后我拿到了offer,5月加入公司,纳指已经掉了25%,到2003年SARS时只有两千点。

但那几年我们一样投出了好公司,比如携程等等。纳斯达克指数花了15年才从2000点又爬回了6000点,现在已经超过了8000点。

36氪: 你认为现在关于资本寒冬的说法有些小题大做?

甘剑平:对。作为投资人,如果你自己冷气开的那么足,创业者当然也不敢靠近你。从我的角度,我们今年接触到的创业者依然很活跃,我没有感觉寒冬。

36氪:你怎么看今年大家高度认同的另一个命题:消费互联网红利将近?事实上确实很多机构都要求原来看toC的投资人转向了toB。渶策锁定的3个投资方向是互联网、消费、可以迅速在应用层展开的智能科技,前两者仍然是你过往最擅长的toC领域。你对此仍有信心?

甘剑平:大家都去看to B,那我们这个to C的赛道会相对更轻松吧? 开玩笑。我们的作风是以不变应万变,做自己擅长的事情,把该做的都做好了,其他的听天由命。中国这么大,不见得一个行业有机会,另一个行业就没机会。

我非常相信中国消费行业未来会出更多机会。90、00后年轻一代是目前中国唯一没有经过战争、没经过贫穷的一代,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小朋友非常愿意花钱,而且花钱方向跟之前几代人都不会太一样。年轻人的消费会主导新的潮流,宠物、二次元这些领域,我认为都会诞生很多新的、包括巨大的投资机会。

36氪:看衰互联网消费领域的观点主要依据是中国人口红利、智能手机上涨红利没了。

甘剑平:但你要看到,人均消费是在提高的,我们国家每年GDP还在提升,财富和消费的意愿是在增加的。虽然技术发展和人口技术平稳了,但消费的客单价变高了,还是有相当大的机会。

36氪:过去一年是国产消费品牌爆发的一年。大平台还有机会吗?

甘剑平:2008年,中国已经有BAT了,当时的人也会说,怎么可能还会有新平台诞生?但还是出现了美团、头条、小米等一系列公司。我倒认为只要有资金支持,永远有伟大平台出现。

36氪:这可能是我2019年以来我听过最乐观的回答了。

甘剑平:我的乐观都有数据支持。

36氪:今年在Midas List上,你的排名是全球第五。如果为过往业绩找一个核心原因,你会归结为什么?比如纪律性,勤奋,还是运气?

甘剑平:VC这个行业人人都聪明勤奋。我想不同之处可能是我比较专注执着。从2006年开始我就在看互联网消费这个领域。在此之前我是看电池的,但后来接触互联网消费之后,其他领域的机会我选择性的放弃掉了。这个领域足够大,我认为值得我花全部精力。当然,我也很感谢运气。

36氪:当时为什么就认定这个领域?因为哪个项目?

甘剑平:我想有某种DNA的东西。当然首先,我们看大方向,从经济社会人口结构宏观政策各方面去分析,什么行业有机会、值得推进。另一方面,我也很在乎我的基因适合做什么样的事。

如果说有哪个项目真正开启了我做这类投资的感觉的话,其实是一个并不那么成功的,就是开心网。当时胡斌也和我一起做的这个项目,我们真的非常兴奋,觉得它能成为中国所有人的社交网络,我还记得我在一个小年夜逼着程炳皓签的TS。我现在还相信未来中国还是会有这样的机会。

而另一方面,比如有的公司很好,但它的核心竞争力靠的是政府关系,或者大客户销售,这样的公司我就知道不适合我投,抱歉我无法提供更多价值。

我很早就知道自己缺点,也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事。那我就不去做。我只做和我们基因文化相匹配的事。

36氪:做投资20年,这件事还让你兴奋吗?

甘剑平:仍然很兴奋。

36氪:最兴奋的是什么?发现厉害的创始人?找到全新的商业模式?

甘剑平:最兴奋的当然是拿到回报,收钱的时候。